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夜夜日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17 19:14:34

夜夜日

这个食品安全泛滥的时代,只有花钱甚至花了钱都买不到安全、健康食品。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,就出现了这样一群人,他们开始用钱买安全,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寻找安全的食品,甚至因为买一口放心的吃食而偏执到极端,想方设法的折腾自己。

在北上广这样的城市,出现了这样一群人,他们开始用钱买安全,试图通过各种方式寻找安全的食品

肉类,他们会选择超市内的品牌;蛋类,他们会买最贵的土鸡蛋;牛奶,他们选择进口的;蔬菜,他们跑去郊区订购

在这些人中,有的试过自己种地,试过请人种地,试过从郊区农场订购...总之,只要能保证食品的安全,他们不惜耗费金钱和精力,想尽一切办法

“在一些人看来,我可能是‘食品安全焦虑分子’

但对此,我‘甘之若饴’

”作为北京一家农场的高级会员,北京市民常飞一家已经很久不在北京市内的菜市场、超市购买菜蛋肉等食品

所谓(生态)“农场”,是眼下在北京郊区出现的一种新生意,他们种植有机蔬菜,承诺不施化学农药,每周定时向城市送菜

这种蔬菜的价钱比城里菜市场的价格贵上一倍,而且品种有限,甚至可以说是单调,因为农场不种植反季节蔬菜

“我并不介意蔬菜种类的单调,起码这些菜让我放心,尤其是做给孩子吃,我心里踏实

”常飞说

01class折腾出来的安全“我宁愿不给她吃,也不愿让她过早接触有毒有害或者至少是不安全的食品

”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,除了工作,常飞现在每天最大的“事业”就是给孩子寻找可靠的食物来源

为了让女儿吃到放心而健康的食物,她不厌其烦地“折腾”,以至她的丈夫王毅说,“折腾的动静有点大”

6年前,刚怀孕的常飞开始拒绝吃菜市场及超市里售卖的肉蛋菜

每隔10天,常飞的父母都会把一个装满肉蛋的泡沫箱子托给长途汽车司机,从山东威海老家运到北京

丈夫王毅会去离家10站地远的赵公口长途车站取回,再搭乘公交车,最终把这个分量不轻的箱子扛上4楼

“这样扛了一年,终于在孩子满月的时候‘扛’不住了

我们家爆发了第一场关于食品的‘战争’

”回忆起当初的“硝烟”,常飞说,“我老公问我‘难道非吃这些不可吗’,我坚决表示‘除了这些,别的地方买的都不吃’

其实,我以前吃东西很随意,还经常和别人开玩笑说‘不干不净,吃了没病’

可是现在不同,我要对宝宝负责,我不会去超市里买肉,我不相信那些肉的安全

如果老家不托运过来,我宁愿不吃

”眼见从老家托运也不是长久之计,常飞开始了新一轮“折腾”——在自家阳台上种植蔬菜

她以照料花花草草的姿态,照料着阳台上的番茄、青椒,但效果却不大好,“毕竟地方太小,种不出什么来”

意识到地盘局限,常飞开始谋求更大的种菜空间

2010年,常飞通过网络发现一种租地种菜的模式,北京郊区昌平一些农户,愿意出租土地给城里人,二三十平方米的地一年租金800元

常飞租了地,一到周末,她就忙着开车奔向昌平,时常带上有耕作经验的父母,提供现场指导

由于技术有限,常飞的地里产量并不高,都不够她一家人餐桌的需求

因此,常飞还得购买蔬菜弥补不足,“去超市买有机蔬菜,价格的确贵”

常飞偶尔也去菜市场买菜,回家后用一种外国品牌的除农药清洁剂浸泡15分钟,一丝不苟

眼见昌平的菜地供不应求,常飞又开始新的探索

此时的常飞,在“单独二孩”政策放开后,成为“二孩妈妈”,她对食品安全的追求更为执着

2014年,常飞成为北京一家农场的会员,每周由农场给家里送肉蛋菜

会员得闲的时候,也可以到农场亲自下地,一边是为了放松心情,一边也可以监督农场,看看是不是真的有机种植

02高昂的餐桌消费现在,农场送来的菜成了常飞家餐桌上的主要来源

按照每斤蔬菜15元计算,每月蔬菜花费600元左右

跟一般从菜市场买菜的家庭相比,常飞家买蔬菜的花费可能是其他家庭的两倍甚至更多

除了蔬菜,肉蛋以及海产品也不能马虎

常飞介绍近一个月以来的购买情况:鸡蛋,从农场购买,十枚装每盒35元,一个月两盒;鸡肉,从农场购买宰杀好的整只鸡,160元每只,一个月两只;虾,托山东老家的熟人购买海捕虾,每斤68元,因为数量有限订购两斤,只给孩子“特供”;来自长江捕捞的野生鳜鱼,两条装总共不到两斤共278元;来自恩施的放养鄂西牛肉,每斤68元;来自黑龙江佳木斯四合的猪肉,按照不同部位价格不一,里脊肉中等价位每斤50元......这还不是全部,不打蜡的橙子、恩施高山雪莲果、四川山野的野生小猕猴桃等也是这一个月以来的购买记录

这样算下来,每月常飞一家在食品方面的花费超过3000元

这样的花销,对于家庭月收入两万元左右、同时养育两个孩子的普通白领家庭来说,并不是小数目

因为花销,常飞家第二场关于食品的“战争”爆发了

导火索是几枚鸡蛋

由于忘了在农场订单中购买鸡蛋,家里鸡蛋告急

丈夫王毅在离家最近的超市里购买了10个鸡蛋应急

“我回家一看就急了,10个鸡蛋才九块多钱,能是安全鸡蛋吗?还给孩子吃

”常飞为此大发雷霆

然而,王毅也有一肚子无处发泄的怨气

“超市说了,这是最新鲜的鸡蛋,不能单看价格而断定安全与否

再说,偶尔为之也没事,天天吃那么贵的肉菜,也没看出有什么不一样

”面对记者的采访,在外出差的王毅在邮件中这样写道,一个月三千余元的花销,让这个需要养育两个孩子、承担贷款的小康之家的男主人有些喘不过气来

不过,常飞似乎有更多的“道理”

“因为两个孩子都是女孩,所以我更关注性早熟的问题

我身边就有这样的案例

孩子的姥爷是医生,他告诉我,两三个月前一个8岁的女孩下身出血,结果被确诊为儿童性早熟

还有6岁的女孩出现乳房发育

”常飞说,“我只想孩子健康成长,起码是在我的监护期内能尽量少地接触不安全食品

”不知道能信任谁“不知道能信任谁”,成为常飞一系列“折腾”的理由根源

“企业是食品安全的第一责任人,但现在一些黑心商人见利忘义,破坏了消费者的信任感

”常飞说

在常飞看来,只有让食品生产者感受到“头上时刻悬着一把剑”,才能彻底遏制污土之殇、饮水之毒、米面之灾

常飞也曾相信超市,认为超市会将黑心商人拒之门外

“我只有一条标准,选择最贵的,我觉得价钱高的起码问题少一些

”说到这里,常飞的语速有些加快,略带愤怒地说,“我在超市买的某知名品牌的‘宝宝蛋’,一盒三十多块钱,竟都是散黄的,甚至有几个略带臭味

只要随便看看新闻,就会发现某大型超市水果农药残留物超标、散装米镉超标等

”“大超市、大品牌欺骗了我

”常飞用困惑的语气反问记者,“我们还能相信谁?”“要想彻底安全,只能不吃

”丈夫王毅对常飞的偏激有些不赞同

然后,王毅看到了希望:被称为史上最严厉的食品安全法出台,“九龙治水”的监管模式被废除,一大批官员被问责,卫生、农业、工商、质监等相关部门的新规迭出......为了阻击常飞的“极端”行为,王毅搜罗了大量关于食品安全的利好消息,希望能让妻子稍微理性地看待目前的食品安全问题,而不是全盘否定

对于王毅的“王牌”——新食品安全法,常飞是这样说的:“普通老百姓寄予了极大的希望给这部法律,提高不法商贩的违法成本,加大监管力度与水平,能为消费者更好的维权,然而仅仅实施两个月的法律落地情况如何,我们不知道;是否真的有用,我们也不知”

“我不是孤独者,我们小区一岁多的孩子有将近20个,微信妈妈群经常互相推荐信得过的产品,最近一两个月,已经有三四个妈妈成为了我所在农场的会员

68元一斤的海捕虾一抢而空,几乎每个家庭都要,80%家庭的宝宝的零食、奶粉是海淘的

”常飞说,“高价买安全是无奈之举

”编者按:“大西沟猕猴桃庄园”,位于湖北省大西沟自然保护区境内的长坪塘村,由十堰市停舟山特色果品专业合作社按照“自然农法”理念建设,果树下种草,园内养鸡,鸡吃虫草,鸡粪肥地,实现了不施用任何化肥、不施用农药、不施用除草剂、不施用果实膨大剂,果实不套袋,让果树自然享受风雨滋润,产品达到原生态品质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