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微博
  • 微信微信二维码

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  >  要闻动态  >  广东要闻

sese365_

来源: 南方日报网络版     时间:2019-11-17 19:15:15

sese365

悲欣交集,用一生的时间静静领悟。

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知道李叔同,是从这首《送别》开始

到了南大以后,得知校歌的曲作者也是李叔同

《送别》的词清新中带着点惆怅,却又意境高远,回味无穷;校歌的曲子大气磅礴之余透着些古朴典雅,自有一种古朴之美

除了作词作曲,李叔同还擅书法、工诗词、通丹青、达音律、精金石、善演艺,是近代中国百年文化发展史中不可多得的通才和奇才

1880年10月23日,李叔同出生于天津一大户人家,他是庶出且五岁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,一直由他妈妈抚养长大

李叔同自幼聪慧且勤奋好学,年少即小有名气

成家以后,李叔同和母亲、妻儿定居上海,凭借着诗书才华,弱冠之年的李叔同,很快成为上海滩上的名流

一方面他和许幻园、张小楼等人雅集相聚,诗词唱和,时称“天涯五友”

另一方面,他风流不羁,捧角儿狎妓,与李萍香、杨翠喜等艺伎打成一片,朝歌艳舞,俨然一个游荡的公子哥

生活上的放纵,无法掩饰他内心的空虚

在一首《老少年》中他写道:梧桐树,西风黄叶飘,夕日疎林杪

花事匆匆,零落凭谁吊

朱颜镜里凋,白发悉边绕

一霎光阴底是催人老,有千金也难买韶华好

这时候的他才21岁,却一再叹息老了、老了,其实这也是二十世纪初一批歧路彷徨的知识分子最常有的表现

内心的苦闷对于报国无门而又胸怀大志、才华横溢的李叔同来说更是有深切体会,于是只能纵情声色,寄托内心空虚

李叔同毕竟是一位有抱负的青年,在度过了几年的寄情声色犬马的人生游戏后,不甘心人生如此无为,考入上海南洋公学特班,成为了蔡元培的得意门生,此后逐渐淡出艺伎圈子

1905年4月,李叔同的生母病故,这给他年少轻狂的心以致命一击,他很悲恸,感觉过去不过是一场幻梦,没有什么意义,开始思考未来该何去何从、人生该如何走

此时正是晚清末年,与许多知识分子一样,李叔同面对国家河山破碎和社会政治腐败、民不聊生的现实,在报国无门的苦闷心境下,决定东渡日本,以求救国之道

出国前,他写了一首著名的《金缕曲》:披发佯狂走

莽中原,暮鸦啼彻,几枝衰柳

破碎河山谁收拾?零落西风依旧,便惹得离人消瘦

行矣临流重太息,说相思,刻骨双红豆

愁黯黯,浓于酒

漾情不断淞波溜

恨年来,絮飘萍泊,遮谈回首

二十文章惊海内,毕竟空谈何有?听匣底、苍龙狂吼

长夜凄风眠不得,度群生哪惜心肝剖

是祖国,忍孤负

放纵的年代不忍回道,为了破碎的祖国山河,甘愿漂洋过海“忍孤负”

到了日本以后,李叔同考入了东京美术学校,主修西洋美术,兼习钢琴和作曲

与此同时,他还对话剧饶有兴致,与曾孝谷创办了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“春柳社”,主演《茶花女》,日本评论家松居松翁曾说:“中国的俳优,使我佩服的,便是李叔同君……尤其是李君的优美婉丽,决非日本的俳优所能比拟

看到这个戏,使我联想起在法国蒙得尔剧场那个女优杜菲列所演的茶花女……”李叔同在日本学习美术时,从素描写生入手,创作了若干裸体写生画,不仅表现出超群的绘画技艺,也表现出冲破陈规陋俗,大胆尝试探索的精神

后来,他回国教授美术时,也在国内率先开设裸体写生课

在日本期间,李叔同的诗文也一改以前公子哥式闲情偶寄、酬唱互答,更多以寄托祖国、故乡、人生相思为主

1911年,李叔同学成回国,此时正值辛亥革命爆发,南京临时政府成立,他欣喜若狂,填词《满江红》一首以示其志:皎皎昆仑,山顶月,有人长啸

看囊底,宝刀如雪,恩仇多少

双手裂开鼷鼠胆,寸金铸出民权脑

算此生,不负是男儿,头颅好

荆轲墓,咸阳道,聂政死,尸骸暴

尽大江东去,余情环绕

魂魄化成精卫鸟,赤心溅作红心草

看从今,一担好山河,英雄造

满腔热情的李叔同本意是想成为一名艺术家,传播西方先进艺术理念,改良中国传统艺术文化,他先后加入南社,应聘《太平洋报》画报副刊、联合成立了“文美会”,都是在向着艺术方面去努力

无奈因缘际会使然,李叔同最终到了浙江省立第一师范学校担任图画及音乐科教员

浙一师的六年执教生涯是李叔同人生的又一次蜕变,丰子恺先生曾回忆道:“这时候,李先生已由留学生变为‘教师’

这一变,变得真彻底:漂亮的洋装不穿了,却换上灰色粗布袍子、黑布马褂、布底鞋子

金丝边眼镜也换了黑的钢丝边眼镜

他是一个修养很深的美术家,所以对于仪表很讲究

虽然布衣,形式却很称身,色泽常常整洁

他穿布衣,全无穷相,而另具一种朴素的美

……布衣布鞋的李先生,与洋装时代的李先生、曲襟背心时代的李先生,判若三人

”李叔同在一师的六年执教成就显著,“硕果累累,私心大慰”,我国“五四”时期不少著名的音乐家、美术家和作家,如丰子恺、刘质平、吴梦非、李鸿梁、潘天寿、曹聚仁等,都曾受到过他的教诲

然而,世事变迁,就在大家以为现代中国文化正要从他脚下走出婉约清丽一途的时候,1918年8月19日,李叔同却悄然舍俗为僧,遁入空门

从此,李叔同死,弘一方生

出家后的弘一法师弃红尘若弊履,似孤云野鹤,萧然物外,三衣一钵行脚天下;黄卷青灯,晨钟暮鼓,精研律学弘佛法

他被佛教弟子奉为律宗第十一代世祖,是国内外佛教界著名的高僧

关于李叔同为什么要出家,是渐悟积累的质变还是突然顿悟的结果,是偶然的、唐突的决定还是必然的、深思熟虑的觉悟?他自己没有过正面解释,他的弟子丰子恺对此评价道:“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,一是物质生活,二是精神生活,三是灵魂生活,有的人做人认真,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,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,还必须去探求人生的究竟

”曾经很纠结这是不是就是他出家的理由,后来觉得“为什么出家”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多余

张爱玲说:“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,我从来不是的——至少,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,我是如此的谦卑

”弘一法师以一个悲智俱足的天才情怀、一位高僧大德的修为和觉悟,为世人留下了许多充满睿智和哲理的嘉句箴言,圆寂前夕他写下“悲欣交集”的贴子

既悲且欣,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体悟?或许真要像梁实秋说的那样,“用一生的时间静静领悟




相关文章

版权所有:57fak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
主办:南方新闻网 协办: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:南方新闻网
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 IE7.0以上版本浏览器